您目前正在使用的瀏覽器為
如要取用您所在位置的相關資訊,我們建議您使用以下版本:

機構活動

「天外之物」

Nicholas Foulkes

Nicholas Foulkes在過去25年來曾為大部分英國報章撰稿;他是《Vanity Fair》、《FT How to Spend It》和《The Rake》的特約編輯,也是《Country Life》專欄作家和《Newsweek》國際藝術特派記者。

這個輕巧的小型裝置是一枚腕錶,卻同時也盛載著永恆——這枚金質腕錶宛如天外之物,默默見證橫越宇宙的旅程。遠古時期一顆從太空飛來的岩石穿越大氣層,被一陣灼熱強光融化表面,登陸地球後深埋於此,這段旅程便戛然而止。

一趟星際旅程驟然中斷,美麗則從中綻放——配以隕石錶盤的超薄玫瑰金腕錶在經驗豐富的寶石藝匠巧手下盡展美態。這些天外之石呈現神秘和不規則的幾何紋理,帶著懾人的魅力,令人著迷;也許這些是來自繁星的神秘訊息,我們永遠無法明白。

隕石可能從天而降,看似一團石塊。誠然,大多數(至少佔95%)墜落地球的隕石是石塊,不過是極為古老的石塊。有的石塊已經存在數十億年,比地球上最古老的岩石還要老數百萬年。 

Nicholas Foulkes佩戴男士超薄玫瑰金腕錶
Nicholas Foulkes佩戴伯爵Altiplano超薄隕石錶盤腕錶

有些隕石來自鄰近我們的月球,也有些來自火星。隕石可能是天體爆發時產生的碎塊,但大多數來自小行星帶。科學家熱切尋求隕石,視之為歷史的剪影,或是自然誕生的太空船,含有太陽系初期至今仍未改變的物質,也可能是來自外太空的瓶中信,包含了比「時間」更早誕生的訊息。

氮鉻礦(Carlsbergite)、鋁輝石(Allabogdanite)、鐵紋石(Kamacite)、鈣鈦礦(Antitaenite)、磷鎂鈣鈉石(Brianite)、隕流鉻鐵礦(Daubreelite)、碳鐵礦(Haxonite)、隕氮鎳鐵礦(Roaldite)、隕磷鈣鈉石(Merrillite)、偏鋁酸鈣(Krotite)、隕磷堿錳鎂石(Panethite)、氮氧硅石(Sinoite)、喜峰礦(Xifengite)……以上和更多深奧難懂的元素可從隕石尋獲,部分撞向地球的隕石僅有一顆,讓人無法分析其物質。這些陌生的名稱令人聯想到科幻電影和漫畫,以為可以在名目眾多的外太空礦物中找到氪氣石。

Altiplano超薄玫瑰金隕石腕錶

倫敦自然史博物館(Natural History Museum)的隕石廊是一睹這些天外之物的好去處;維多利亞風格的廊內設計高雅寬敞,天花板很高,光線從高高的窗戶照進室內。館中最驚人的樣本是1788年於阿根廷發現的隕石,重達1400磅,敲擊時會發出金屬般的鐘響聲,十分引人注目。

不過,並非每個自然史博物館擁有的樣本都能造成如此衝擊(這是語帶雙關)。有的看似是小小的碳塊,例如lvuma隕石的外型雖小,卻是公眾藏品中最大的lvuma碎塊。它置放於氮氣中,以保存完好。這顆小石擁有與太陽相近的元素結構;此外,根據博物館所稱,它「十分完整地紀錄了太陽系的形成」,猶如擁有46億年歷史的時間膠囊。

佩戴具有隕石錶盤的超薄腕錶,好比將一顆隕石戴在腕上帶回家。不過,腕上的隕石與玻璃展櫃內的隕石有著不同之處,箇中差別在於工藝。

來自天上的豐富礦物中,僅有約4%隕石含有足夠鐵質,可製成高級腕錶,繼續穿越時空的旅程。那神奇的4%,往往可見於地球上最偏遠荒蕪的環境——撒哈拉沙漠、澳洲納拉伯平原和南極洲冰封荒原。 

Nicholas Foulkes佩戴配備鱷魚皮錶帶的Altiplano超薄隕石腕錶

這些地帶雖然不適合人類居住,卻相當適合保存含鐵的隕石,否則隕石可能早在數百萬年的降雨中受到侵蝕損壞。隕石在此免受滿佈地球表面的其他生物影響,一直長眠靜待甦醒一刻,經過打造從原礦轉化成優美之物。

含鐵的隕石讓人透過藝術家的雙眼觀望宇宙。在其貌不揚的外殼內,藏著奇異閃亮的紋理,令人聯想到漩渦主義畫作。隕石一經切割、拋光和酸性處理,迷人紋理隨即湧現。鎳鐵結晶交織形成的褶紋營造迷人視覺效果,這種效果累積形成的三維立體效果名為魏德曼花紋(Widmanstaetten pattern)。然而,這種紋理的美在於各不一樣,就像指紋一樣獨一無二。

伯爵在1960和1970年代大膽使用由珍稀寶石製成的錶盤,以鮮艷色彩呈現如紙般纖薄的優雅高級腕錶。Altiplano男士超薄腕錶向當時的出眾經典作品致意,要展示天然形成的魏德曼花紋藝術品,這款腕錶無疑是完美的畫框。

惟有具備隕石錶盤的玫瑰金或白金腕錶,能令人體會象徵永恆的背景與跳動的時計和分針如何相映成趣,當中細緻的格紋亦令人對宇宙未解的奧妙浮想聯翩。

Loading

對任何作品有興趣嗎?

歡迎聯絡我們,我們會盡快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