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彩(L'or et la couleur)

 

將技術融合於設計

伯爵堅持帶領先鋒的精神,早于1960年代初推出採用堅硬寶石裝飾錶盤的錶款,寶石的絢麗色彩與金質錶鏈相得益彰。三十多種不同的寶石光彩奪目,而與之相配的鏈條和手鏈則凝聚了無限創意與彌足珍貴的精湛工藝。這一雙重特質,將古老技藝、對前衛的追求和傳統製錶工藝融為一體,力臻完美。這就是伯爵特色。這一令人歎為觀止的奇跡源自品牌的一大特色,即超薄機芯。9P機芯於1957年在巴塞爾世界鐘錶珠寶展上驚豔亮相,直徑寬大,而厚度僅為2毫米,帶來全新的視覺效果體驗。不愧為製錶界的一項顛覆性革命。

黃金超薄腕錶,鑲襯虎眼石珠
白金超薄腕錶,鑲襯紅寶石
白金超薄腕錶,鑲襯翡翠

技術與外觀創新,首先通過採用彩色寶石錶盤裝飾的腕錶得以體現,隨後又在精美絕倫的黃金加工中得以昇華,優異品質與精工細作在獨一無二的作品中得以體現。品牌的手工藝工匠再接再厲,不斷挑戰極限。他們不僅製作出異常纖薄的機芯,精細雕琢堅硬寶石,令其分毫不差,與腕錶的其他部件完美契合,更賦予金質錶鏈如面料般柔軟靈動的特色,見證了伯爵的專業技藝,更奠定了伯爵致力於成為製錶和珠寶界翹楚的決心。

黃金手鐲錶,鑲襯虎眼石珠
伯爵黃金手鐲錶,鑲襯孔雀石與縞瑪瑙
伯爵黃金手鐲錶,鑲襯孔雀石

絢麗色彩

伯爵受1960年代創意思潮影響,將堅硬寶石納入珍貴寶石行列。品牌對如何運用這些材質產生了濃厚興趣,並很快掌握了切割技術。翡翠、珊瑚、青金石、虎眼石以及綠松石等色彩斑斕的寶石,也成為品牌的一大特色。 

伯爵黃金指環,鑲襯孔雀石與縞瑪瑙
黃金指環,鑲襯虎眼石珠
黃金耳環,鑲襯綠松石

三十多種不同的寶石,為這些精美絕倫的作品增色不少。這些寶石在光線照射下熠熠生輝,透射出精緻色調,令每一件作品都獨具特色。伯爵巧妙搭配各種寶石,令其組成妙趣橫生的幾何圖案,引領歐普藝術風潮。其中不乏精美的手鐲錶,令腕錶成為美輪美奐的珠寶。

黃金奢華腕錶,鑲襯縞瑪瑙與珊瑚
黃金腕錶,鑲襯青金石和綠松石珠
黃金腕錶,鑲襯虎眼石珠

堅硬寶石,充滿寓意的世界

繼推出以堅硬寶石錶盤裝飾的腕錶之後,伯爵奠定了自身靈思湧動的品牌形象,令充滿寓意的寶石世界愈加豐富。

在中國源遠流長的藝術與文化歷史中,翡翠具有非常特殊的意義,其地位堪比西方世界的黃金和鑽石。翡翠不僅用於製作精美物件和傳說人物,更被皇家用於陵墓裝飾之中。翡翠是健康、美貌和珍貴的象徵。同時也體現了睿智公正、悲天憫人、謙虛謹慎和果敢大膽的儒家思想之精髓。蛋白石以其虹彩般的光澤而著稱,而關於其構成有多種傳說,極難加工。一直以來,人們都相信蛋白石具有治療效果。蛋白石也是純潔的象徵。
綠松石自數千年前便開始用於珠寶製作上,尤其為埃及人所喜愛,被認為會帶來好運與庇護。在諸多古代文化和現代文化之中,綠松石都被視為幸運之石,能夠帶來好運,並具有庇護之效。而其湛藍色澤則令人想起天空與水。深藍的背景上佈滿黃鐵礦石,勾勒出夢幻般的星空,青金石是人類在古代文明中最早運用於首飾製作與裝飾的寶石之一。古埃及人和其他中東地區的人們認為青金石具有避邪驅鬼的作用。作為最堅硬也最難於加工的寶石之一,心形紅寶石以其充滿活力與熱情的鮮紅色彩而卓然不群。每顆寶石皆蘊含著秘密,色澤深淺不一。伯爵遵循此特色,打造出融優雅風範與獨一特色于一體的精美作品。伯爵擅長以低調內斂的方式運用色彩,而伯爵的設計師則深知如何將色彩的魅力發揮至極致,同時品牌金銀匠則顯露精湛工藝。

黃金奢華腕錶,鑲襯綠松石
白金高級珠寶腕錶,鑲襯美鑽和青金石
白金高級珠寶腕錶,鑲襯美鑽和紅寶石

伯爵金銀器工藝

伯爵力臻完美,於1957年作出決定:只採用貴重金屬製作腕錶。金與鉑金加工工藝由此被引入品牌,更逐漸發展成為無與倫比的專業工藝。1961年,伯爵開始併購在黃金加工方面獨樹一幟的工坊,力圖將其納入整合生產流程之中,力圖實現傲視業界的雄心壯志。
鏈式手鐲,標誌著品牌努力不懈的追求:探索,設計,創製加工貴重金屬的全新方式,令伯爵時計更臻完美。
時至今日,伯爵已成為為數不多,傳承珠寶和鏈條製作工藝的品牌,其錶廠中設有專業工坊,精心保存不計其數的珍貴手鏈/錶鏈樣品,令這一專業技藝的明證得以代代傳承。通過這些體現伯爵豐富文化遺產的精美作品,伯爵品牌的精湛工藝得以傳承,如這款鑲襯珊瑚的黃金手鐲,以精美的貴重金屬編織流蘇裝飾,又如這款長項鍊,採用彌足珍貴的絲網編織技術。
伯爵將色彩、造型與材質巧妙結合,令人驚歎。

黃金項鍊錶,鑲襯珊瑚珠
黃金項鍊,鑲襯綠松石
黃金項鍊,鑲襯虎眼石珠